凯里通报"医院领导冒领抗疫补助":不纳入统计范围


这源于他对防疫专业和学术的执著。他对艾滋病如何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深刻研究,为人类突破这一不治之症带来迄今最大的希望。

特朗普、福奇的关系走向

当地时间3月31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海默采访时表示,自己和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(NIAID)主任福奇“相处融洽”,并称赞对方“工作出色”“是个好人”。

随后特朗普表示“应死220万美国人,实死20万就算大功告成”,虽然两人口气大相径庭,前者平实而后者“呛人”,但不难发现,其实二人说的是同一个意思。

蓬佩奥这种一味指责中国、为本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力开脱的言论在英国似乎找到了呼应者,一些英国政客近日声称要和中国“清算”关于新冠疫情的不实信息。不过,据英国《快报》30日报道,在被问及如何看待“(英国)政府一些官员认为疫情结束后,要和中国清算”的观点时,英国外交大臣拉布表示,遏制新冠肺炎疫情需要进行有效的国际合作,“此前撤离在武汉的英国公民时,我们和中国有很好的合作。在疫情缓解之后,我们会进行经验总结,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将在这个过程中处于重要地位。”

为此他们不惜采用“非科学手段”,即渲染福奇“是民主党人”、他给特朗普的建议“是在帮民主党坑总统”。

3月30日,《纽约时报》上一篇文章呼吁特朗普总统“利用白宫的力量压制保守派对福奇的贬低,因为他和其他专业人士正努力向美国人揭示真相,而不是给真相涂抹糖衣”。

从艾滋病、非典、猪流感、中东呼吸综合征(MERS)、埃博拉,直到此次新冠,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专业界最前列,向联邦政府提出针对性、可操作性的建议,并及时纠正其专业性错误。

可一旦这枚“定海神针”突然离开了特朗普呢?

3月20日,特朗普再次炫耀政府应对成就、渲染“美国防疫最棒”“是我让美国这么棒”,并不顾世卫组织原则称呼新冠肺炎为“中国病毒”。